69486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斬月笔趣-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一場寒雨熱推-2klgb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区区的一只炼魂炉,居然价值两颗金鲻钱,这可是相当于2000颗灵星钱了啊,比起萧惊羽的离火扇的品秩,何止是高了一点点,而萧惊羽说的话显然是真的,这只炼魂炉炼化过太多的魂魄了,积攒无数因果,导致品秩高到了这么一个有些恐怖的地步。
“仙师打算怎么处理这只炼魂炉?”
萧惊羽颔首道:“我有一个朋友……如果愿意出手这只炼魂炉的话,不妨……”
我轻轻一扬眉:“怎么,你身上还有钱?那好吧,我不建议再一拳把你打晕,重新搜一遍。”
“哈……”
萧惊羽一脸尴尬与惶恐:“让仙师见笑了,在下再也不提此事!”
我皱了皱眉,心头也十分犹豫,这只炼魂炉交给萧惊羽的话,他在江湖上肯定也有类似的鬼修,到时候落到别人手里还不是一样贻害江湖,可如果我把炼魂炉拿回七煞城卖掉的话,最后的结果恐怕还是一样,可不卖又能怎样,要知道这只炼魂炉可相当于十根上品灵晶啊,毕竟,我可不是什么道德圣人。
不管了,拿回七煞城卖掉再说,用这些钱买灵晶,然后炼化出一柄绝世本源飞剑,到时候一剑斩断炉子的因果好了。
……
“仙师,现在怎么办?”萧惊羽看着手中银狐的皮毛,微微笑道:“这东西似乎……也有一些价值。”
“给我吧。”
我伸手时,萧惊羽也只得将银狐交了过来,结果这只银狐皮毛的价格也超乎我的想象,价值250颗灵星钱之多,想来狗头道人为了豢养这只银狐用来猎杀鬼物,确实还是付出了不少代价的,不错,收了!
又看了看,狗头道人的储物袋里原本还装着300+颗灵星钱,自然全部都变成我的了,至于一旁的萧惊羽,他战战兢兢,生怕随时被我一拳把脑袋砸进泥土里,所以连分一杯羹的话都不敢说。
“走吧。”
我看向北方,说:“咱们去哭夫崖。”
“这就去了?”
萧惊羽一愣。
“怎么,还要挑时辰吗?”我笑问。
“那倒不用,走吧。”
于是,两人一鬼,就这么踏上了北上的路。
……
路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越下越大,豆粒大的雨点打在身上格外的疼,而且这雨水透着阴森森的感觉,南霏身为阴物自然无所谓,甚至甘之如饴,倒是我皱了皱眉,萧惊羽更是浑身湿透,冻得直打哆嗦,一双眼睛在周围不断游弋,道:“这雨有点古怪。”
“阴气这么重,自然有古怪。”
我提着不息之风走在雨幕之中,神息斗篷挡住了大部分的阴雨,只有脸上有一些雨水,皱眉道:“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别让这场雨把你肩膀上的三把火给浇熄了,那可就真的麻烦了,话说,你堂堂的长生宫首席就这点修为,连一场阴雨都抵挡不住?”
萧惊羽的脸上越发尴尬:“让仙师见笑了……不过这场雨多半是姜云粥搞的鬼,她姜云粥是什么人,镇守古战场一半领地的一代鬼王,几乎拢去了古战场内的一半阴灵气运,她处心积虑下的一场阴雨,平常人淋一下恐怕不当场灵魂出窍恐怕也要事后大病一场,我这个长生宫首席,虽说在长生宫里是一号种子,可走出来……唉……”
我转身看他:“萧惊羽,你打得过姜云粥吗?”
“仙师说笑了。”
他笑着摇头:“姜云粥麾下的四个小鬼王,在下倒是可以镇压一下,至于姜云粥,恐怕还是得师尊出手,而且最多也就是个平手罢了。”
“看来,你们长生宫想要左右古战场的大势,说白了,最后还是要依仗长生殿。”
“是的。”
萧惊羽并不否认,道:“毕竟原本长生宫就是长生殿的下宗,据说长生殿那边人才济济,年轻一代的弟子之中更是人才辈出,其中有一个叫风沧海的骄子,力压群雄,如今已经是长生殿的首席弟子了,修为深不可测。”
“……”
我皱了皱眉,没有继续说长生殿的事情,只是说道:“继续赶路吧,看看前面有没有什么避雨的地方,你这身子骨怕是真的抵挡不住这场阴雨。”
“嗯,多谢仙师照拂!”
……
炼气士 邪凌雪萧
几分钟后,阴雨中飘动,丝毫不受雨水影响的南霏转身看着我,道:“主人,前方有一座破庙,之前是一座山神庙,后来荒废了,据说山神的金身都被姜云粥被打烂了,之后就一起荒废了,那里倒是可以避一下雨。”
“最好不过,南霏带路。”
“是,主人!”
南霏飘飞在前方,我飞掠上前,轻拍萧惊羽的肩膀:“跟上。”
一时间,萧惊羽愣在原地,脸上写满了受宠若惊,随即一个箭步跟了上来,不到半分钟的时候,穿过一片林地,前方一片漆黑中出现了一座山神庙的轮廓,而就在庙宇之中,似乎有一星火光在闪烁,我马上沉声道:“庙里已经有人了,我们跟他们挤一挤,南霏下来走路吧,别吓着别人了。”
“是。”
就在我们一行人推开山神庙的大门,带着风雨的阴气进入大殿的时候,就看到里面果然已经升起了一堆篝火,有三个人围着篝火,其中一个老年修士,一个少年,一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我刚刚踏入七煞城境域的时候遇到的三个人。
显然,三个人也是一愣,转身看着我们两人一鬼。
“咦,这不是那位游侠吗?”
少女的嘴比心快,话已经出嘴了。
我有些尴尬,冲着老者缓缓一抱拳,道:“这场雨下得有点怪,只能来这里躲雨了,希望老前辈不要介意。”
老修士轻轻一揖,笑道:“山野荒庙,本就是无主之地,这位游侠大人,还有这位公子与姑娘,请自便吧。”
“多谢。”
我和萧惊羽一起抱拳,南霏则俏生生的跟着施了一个万福。
于是,我带着他们在一旁升起一堆篝火,萧惊羽运转体内灵力,配合着篝火将身上的衣服蒸干,至于我,一身装备而已,进入大殿没几秒钟就已经没有一丝水滴了。
一旁,传来了烤馒头的味道。
老修士正用树枝戳着冰冷的馒头烤热,那馒头的边缘已然是一片金黄,虽然没有撒上一滴油,但却闻起来十分清香扑鼻,在这阴冷的夜晚,能有一块这样的馒头吃一口,好像倒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我倒是能忍住,饥饱度还很高,完全不介意。
倒是萧惊羽,他出门急,而且没有想到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储物袋里根本就没有带食物,于是便回眸望了一眼,一脸悻悻。
“要吃烤馒头吗?”
少女笑问。
萧惊羽一脸尴尬:“可以吗?”
老修士马上起身,将树枝上的一块馒头取下,掰成三块,笑道:“三位如果不介意的话,就稍微果腹一番,我们师徒三人此次出来游历天下,确实也没带什么好吃的,就只有这些干硬的馒头可以果腹了。”
“已经足够了。”
我接下一块馒头,然后把剩下的两块都给了萧惊羽,南霏是阴灵,不需要吃这些沾染烟火气的东西,似乎也吃不了。
老修士看了一眼南霏,淡淡一笑就转身走了,似乎已经明白一切了。
萧惊羽狼吞虎咽的吃完馒头,转身一抱拳:“在下长生宫萧惊羽,不知道老先生尊姓大名,又是何门何派的修士?”
老修士一揖:“我们师徒三人来自柳叶山,原本是想在古战场内访古,游历山水,不叨扰古战场内的鬼物与阴灵,却不想这一场大雨让我们师徒三人只能躲在这里,恐怕只得在这里过夜了。”
“哦,原来如此。”
萧惊羽也没说多少,转身在篝火边坐下,然后以心湖与我对话:“柳叶山我倒是听说过,大陆西边的一个小山上门派罢了,山主的修为也只有灵罡境后期罢了,整个柳叶山人才凋零,据说总人数也不超过十人,我看这位老修士应该就是山主,不便跟我们这些外人表明身份罢了。”
我说:“人家带着徒弟出门游历,保持距离也是应该的,又不是每个人都像是你这样,到哪儿都直接自报家门的。”
萧惊羽悻悻:“仙师教诲得是。”
……
不久之后,外面的阴雨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并且越下越大了,庙内的少年少女也已经犯困,靠在师父一旁,而老修士则无奈一笑,兀自强打着精神。
“这场雨确实怪。”
我倚靠在身后的大殿柱子上,笑道:“甚至能影响人的意志与精神了。”
这一句话,直接让老修士从打盹状态中惊醒,他看了看已经倒在草席上睡着的两个徒弟,转身冲我投来一个感激的笑容。
我则看向了大殿外,那里,正传来了“吱吱”的抓门声,而远方则传来了若有若无的打更声,一声声铜锣响从雨中传来,但这么大的雨,而且是这么一个山野破庙,哪来的打更人?
“看来,来者不善啊!”
萧惊羽眯起了眼睛。
南霏则一脸紧张,朝着我的怀里靠了靠,我马上嫌弃得躲开,你一个女鬼,比我还怕鬼不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